机构:中国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专项债有明显拉动

机构表示,由于投资、消费的疲弱,外需的不确性,对中国经济的判断是稳中有变,短期面临下行压力。而允许专项债作资本金对经济有明显拉动作用。

中国官媒表示,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趋势不变(图源:VCG)

路透中文网当地时间6月18日报道,中国主要信用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董事长闫衍表示,财政支出加大,对未来稳基建、稳投资也产生了压力。尤其是对地方财政增长放缓的背景下,政策性基金收入增速放缓,稳基建的压力也会进一步加大。基于此中国最新出台的政策工具是专项债规模的扩大和允许专项债用于重大项目的资本金。

“根据我们的测算,从专项债的角度看,可能会推动名义的GDP增长0.2-0.3-0.5个点,如果专项债作为重大项目的资本金的话,对经济增长拉动的名义作用可能在0.2个百分点。”闫衍称。

总体而言,通过专项债的重大项目的资本金的投入,以及所撬动的配套融资的增加,从而使整个投资对名义增长的拉动作用还是比较明显。但从长远趋势来看,财政收入增速的放缓,基金性收入增速放缓使我们未来的稳投资,尤其通过基建的稳投资还是面临一定的压力。

近期,中国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文章表示,得益于去年末的包括“六稳”等一系列政策托底,中国经济今年一季度取得超预期的开门红;但从已公布的4月至5月份的经济数据看,增长动力减弱以及政策效应递减,二季度中国经济重返疲态已成大概率事件。

闫衍分析指出,基建投资受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长的放缓和隐性债务的约束,房地产投资同样面临增长放缓或者拐点的压力。内部的约束从短期来看会进一步强化。“从总体来看,中国经济在短期内面临比较大的下行压力。”

从全球经济来看,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美贸易摩擦下,中国出口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今年以来,出口的波动幅度在进一步加大,未来出口下滑的趋势会进一步加大。

从工业生产角度来看,总体需求走弱对工业生产也面临放缓压力。从总体趋势上来看,过去三年供给侧改革的边际效应在逐步减弱,从而使工业生产,尤其是企业盈利可能会面临大幅下滑压力。

他认为,在这样一个下行背景下,中国经济还面临比较多挑战,包括结构性就业问题会进一步凸显;基建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相对会面临财政约束。如何激发内生的增长动能?在宽货币和宽信用的环境下如何防止在稳增长下资产泡沫攀升压力;以及在逆周期政策调整下,如何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平衡。

另据媒体报道,一些经济学家表示,除非中国政府出台更多刺激措施,否则经济增速有可能跌破政府设定的6%的底线。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结果显示,5月份中国工业附加值同比增长5%并且今年1月至5月期间固定资产投资额同比增长5.6%,这两个数字的增幅均低于4月份的水平,意味着中国经济今年出现进一步增长放缓的可能性加大,而这与5月份进出口贸易数据所体现的情况也基本一致。 

分析认为,导致中国经济逐渐失去增长动能的原因大致有三,即中国输美商品面临的额外关税、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产业进行的打压行为以及中国政府为减少债务规模而一直给经济进行的降温举措。

英国路透社刊文称,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显示,中国下一轮经济提振政策显然应该聚焦于稳投资以及扩大内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六爻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